空見

主唱見、全職,偶爾跌入別的坑如我的英雄學院、遊戲、YOUTUBER等。
藍雨粉一枚。雜食性超強,無節操,BL、BG、GL向皆可食。
大學狗,沒有更文的時候就是在考試的時候,請以溫柔的眼神催更。
微博@空見_
頭像:アブストラクト・ナンセンス
背景:時ノ雨、最終戦争

© 空見
Powered by LOFTER

我們中出了一個叛徒

※そらまふ交往中前提

※心疼Neru爸爸


對於164的搞音樂沒有童貞除了Neru這個論點,Neru無話可說。


Neru憤怒,Neru心寒,Neru決定向廣大童貞同志們尋求溫暖。


於是某次商討會的二次會,眾人已經喝到有些微醺時,Neru義憤填膺的向まふまふ大吐苦水。


「嗝、所以說搞音樂的童貞還是大有人在吧?」Neru一口氣灌下手中的啤酒。


「對呀。」まふまふ的眼神有些飄忽,或許是因為喝醉了。


「まふまふ也是童貞吧?沒錯吧?所以我不是一個人!」Neru幾乎要流出感動的淚水。


「對呀。」まふまふ點點頭,也不知道到底有沒有在聽。


坐在まふまふ旁...

好氣哦

《1分犯罪與99分戀愛 後續》被吞了,重發了好幾次依舊光速被吞,想看的人請移步子博QAQ

見評論↓

鄭軒大大生日快樂

軒軒生日快樂!!

很高興遇見你,有100分的天分卻只有80分的幹勁,這是我最羨慕的生活哲學。

雖然總是壓力山大,希望你今年也每天開開心心!

【于鄭】Gotten Out

※上一篇Coming Out的姐妹文,可搭配食用

※家庭背景私設

※短打混更,為我軒生賀添磚加瓦

說起來鄭軒的出櫃過程倒是意外的順利。其實是個意外,但是很順利。

那是他們同居之前的事。鄭軒借用姐姐的電腦登錄了QQ又忘了登出,于鋒發了消息給他正好被姐姐看見。如此逗比的老梗就是鄭軒出櫃的導火線。

鄭軒的媽媽和他一樣性子有點脫線,爸爸看似正經人卻是個重度女兒控,姐姐則是個隱性弟控兼精明腹黑,這樣的成員組合讓鄭軒意外的集萬千寵愛於一身。

他倆的關係暴露之後,鄭軒的姐姐讓鄭軒帶于鋒回家吃飯。鄭軒原本還想著如果姐姐一言不合要翻桌子,自己是要和于鋒私奔呢還是和于鋒私奔呢,沒想到一頓飯吃的和樂融融...

【于鄭】Coming Out

※雖然是我軒生賀但是本篇的我軒幾乎沒露臉

※下一篇Gotten Out的姐妹文,可搭配食用

※家庭背景都是私設

※退役同居設定

百花的于隊退役之後並沒有留在俱樂部裡任職,而是回到老家G市,帶著選手生涯中攢下來的存款進入了一家遊戲開發公司,身兼股東和開發部經理。

白天上班,晚上回家偶爾打幾把榮耀,規律的生活倒也和從前相差無幾。

「今年年假怎麼過?」鄭軒問,懶洋洋的聲音被抽油煙機蓋過了一半。

「啥?」于鋒走過去替他繫緊圍裙的腰帶。

「我說,今年年假怎麼過?」鄭軒提高音量,從鍋裡舀了點湯試試味道,又把碗遞到于鋒嘴邊。

于鋒喝了一口,點點頭,「先各自回家,我再去接你?」

鄭軒想了想...

【于鄭】熱

※為我軒生日添磚加瓦

※任性短打混更

※簡單粗暴小破車


真是太他媽的熱了。

于鋒堅持冷氣不能低於25度,怕鄭軒感冒。節能減碳救救北極熊。當時于鋒是這麼說的。

比起北極熊,還是先救救我吧。被按在床上承受著下身猛力的衝擊,幾乎要喘不上氣的鄭軒想。


湯不熱

微博


【于鄭】穿錯外套

※為我軒生日添磚加瓦

※同居30題之第一題:穿錯外套

※任性短打混更


從機場回來,鄭軒累得只想立刻回到房間倒頭就睡。

夏休期結束的前一週,于鋒和鄭軒幾乎沒出過幾次門。自己早該在兩人旅遊回來、自己在家裡整理行李而于鋒去採購時就該仔細看看他買了什麼。

去他的家庭號安全套,36入。

鄭軒揉了揉腰,把手伸進外套口袋想掏出房間鑰匙,卻找不到。他想了想,舉起手聞了聞袖口,有柔軟精的味道。

又穿錯外套了。鄭軒掏出手機想打給于鋒,卻看到他傳來的訊息。

「鑰匙在你包裡,以後少放點洗衣粉,別再把外套洗壞了」

鄭軒笑了笑,回覆了句是的于老媽。

【原耽】藍鬍子(2)

※故事取材自童話故事

※人設外型最初源自於そらる和まふまふ,但是文中人物和他們沒有關係


少年似乎還沒變聲,笑聲清亮而柔軟。然而嘴角還彎著,眼淚就從唇邊滑落,他咬著下唇忍住嗚咽,身體卻顫抖得厲害。


少年從很小的時候就懂了眼淚的用處——對於人類而言,小孩的眼淚是用來獲得寵溺或原諒,女人的眼淚是用來博取憐愛和呵護,男人的眼淚則藏在酒杯之後。


眼淚只適合可愛、美麗的事物,牲口的眼淚是無用、甚至是令人厭煩的,無法使牠們免於折磨或喪命。他的眼淚只能為他賺來更多疼痛和飢餓,所以他從來不哭。


然而在這個男人的懷中,被他雙臂溫柔的環抱,卻令他不由自主紅了眼眶。他縮起身子遮住臉,試圖...

【原耽】藍鬍子(1)

※故事取材自童話故事

※人設外型最初源自於そらる和まふまふ,但是文中人物和他們沒有關係


藍鬍子伯爵又要結婚了。


山腳下的小城鎮是旅人往來歇腳之處,其中的唯一一間酒吧更是旅人最愛的娛樂場所——所有的流言蜚語、街談巷議在這裡從遠來的客人口中鑽到小鎮居民的耳裡,在下一位客人造訪時,又悄悄從人們唇邊溜出。


酒吧靠牆的角落裡有一架破爛不堪的風琴,一個裹著黑色斗篷的佝僂身影坐在風琴前。夕陽剛落下,在過一會兒就是酒吧最熱鬧的時刻,大嗓門的老闆娘大步走向風琴,伸手將坐在風琴前的人拽了起來。


「還不過來幫忙?就知道坐著偷懶!」那人因著她粗魯的動作一個踉蹌,斗篷的兜帽也被掀起一半,露出一...

【そらまふ】鏡頭拍不到的地方(上)

※不家裡蹲旅行2預告觀後妄想

※そらまふ交往中設定


「啊好痛好痛好痛好痛!」さかた的呼痛的聲音從旁邊傳來,そらる抬起頭時正巧看見まふまふ把重心幾乎完全移到他身上,以近乎從背後擁抱的姿勢賴在他身上。

そらる微微瞇起眼,醋意還沒泛上心頭,就看見まふまふ笑得正歡,彎著眉眼像隻偷吃雞的小狐狸。

前陣子在討論不家裡蹲旅行的企劃時,決定以高校生活為主題的當下,そらる就隱隱期待著。

まふまふ幾乎很少主動提及他的校園生活,自然也沒有讓そらる看過他高中時的照片,還是そらる上次去他老家玩時提出想看他以前的照片,まふまふ才勉為其難的找出積了一層灰的畢業紀念冊,裡面有他的照片寥寥無幾,最清晰的只有呆板的...

1 / 3
TOP